<em id="obi4z"></em>

    <em id="obi4z"><object id="obi4z"><u id="obi4z"></u></object></em>
    <tbody id="obi4z"></tbody>
    <button id="obi4z"></button>

    <rp id="obi4z"></rp>
    1. <form id="obi4z"><tr id="obi4z"></tr></form>
    2. <button id="obi4z"><acronym id="obi4z"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  我已授權

      注冊

      葛長銀:國人為什么想逃稅

      2014-02-28 07:06:14 和訊稅務  葛長銀

      和訊網專欄作者 葛長銀(資料圖)
      和訊網專欄作者 葛長銀(資料圖)

        和訊特約

        你想逃稅嗎?每月拿到工資條,你是不是抱怨怎么又扣了這么多稅?你要是私營企業老板,更是想方設法琢磨怎么能少交點兒稅?在我國,逃稅之心幾乎人皆有之。而稅務部門的職責是讓應該納稅的人或企業一分不少地把稅款交足。一個要交,一個要逃,雙方似乎是一對兒冤家,由此也衍生了眾多的稅收矛盾,甚至引發社會問題或動蕩。

        其實,稅收從誕生那天起,就具有“水”的特征,對稅收的治理,就得像大禹治水一樣,疏導而不是堵塞;否則會洪水四溢,引發越來越多的逃稅事件。

        我國的稅收是大禹創立的。當年大禹治水13年,三過家門而不入,直至成功地把洪水引流到大海里。他在治水過程中,了解并記錄下各地的風土人情和物產狀況,為他后來成為部落聯盟首領推行“任土作貢”(按各地的物產貢賦物品,也就是按土地多少決定征稅多少)打下堅實的基礎。因此,至今學界依舊存疑:大禹“治水”的故事,是不是大禹“治稅”之誤?

        不管是治水還是治稅,指導原則是一樣的——要疏導,不能只堵塞。

        稅如水,能載舟也能覆舟,不論是陳勝、吳廣率領的第一次農民起義,還是美國南北戰爭打響的第一槍,都是因稅而起。

        水往低處流,稅也往低處流,不論是投資人還是打工仔,他們向往的都是低稅國家或地區。香港地區的繁榮發展,就與其低稅政策有很大關系。

        問題是,我國現行稅收制度借鑒國際慣例不少,但消化吸收能力不夠,“中國特色”不足,以致成了世界各國稅種的“大拼盤”。1799年英國人開征個稅,1917年法國人受德國綜合交易稅(umsatzsteuer)的啟示開征營業稅,1935年美國人開征社保稅,1954年法國人又改營業稅為增值稅,就連我國的社保費用其實也是借鑒美國的社保稅。但國際社會稅收制度的前提是嚴謹的法律法規做保障,稅收用途也是透明的,民眾還有良好的守法意識,而這些稅收基礎在我國是欠缺的。

        制止逃稅行為,我國的治理方法也沒有從稅收創立人大禹那里學來,基本就是靠一個字——堵。哪兒冒水了,就挖一鍬泥土蓋住;至于水在其他地方還冒不冒出了,那我不管。所以才誕生了很多限制納稅人具體行為的“頭痛醫頭、腳痛醫腳”的稅收文件,比如,以前的那條“交3%的營業稅抵扣7%的增值稅”稅收條款(目前針對鐵路運輸企業3%發票還執行這個條款),本想堵住小規模運輸企業偷逃營業稅的漏洞,結果不僅沒有堵住,反而在全國催生了眾多的“開票公司”,專吃你4%的稅差,給國家造成了重大的稅收損失。

        當年大禹治水(治稅)是堵疏結合,挖出了讓洪水奔跑的渠道,引導洪水奔向更廣闊的大海;西方發達國家則是透明納稅用途,民眾知道我交的稅都干嗎用了,是不是“取之于民用之于民”了?而我國既不疏導,透明度還不夠,難怪人們想逃稅、要逃稅。

        怎么疏導呢?一是要向納稅人展示稅收的去向,全心全意為納稅人服務。我們的稅收若用在國防、教育、社會福利等方面,相信絕大多數納稅人是樂意納稅的;但我們的稅收若用在重復建設、養活官員或貪污浪費,相信沒有一個納稅人樂意納稅。所以,民眾的血汗錢流入國庫后,要給民眾一個滿意的交代。稅務總局舉辦的“納稅人服務年”、“納稅人服務月”等活動,是一個永恒的工作,“服務”要真服務,針對納稅人的需求,進行政策疑惑,解決納稅軟件出錯、信息安全等問題,為納稅人排憂解難。不能只喊口號,或上邊喊得震天響而下邊無動于衷。如果你給納稅人來假的,納稅人能給你來真的嗎?

        二是要有“稅收一盤棋”的思想,清理“不兼容”問題。現在,增值稅政策的具體制定者很少會去考慮營業稅的問題,企業所得稅政策的制定者也不會顧及個人所得稅的問題,而一家納稅企業往往同時繳納增值稅、營業稅、企業所得稅等不同稅種,如果不同稅種政策制定者“各自為政”,肯定會出現“顧此失彼”或“低納高抵”(用較低稅率的納稅額抵減較高稅率的納稅額,或用上一環節的低稅負抵減下一個環節的高稅負)問題。因此,稅務總局當務之急,是要把稅種“不兼容”的文件,該廢除的廢除,該合并的合并——比如下功夫把增值稅的相關文件合并到一個新文件中,讓納稅人好用——在細節上也做到“稅收一盤棋”。梳理文件,其實就是疏導,做好了功德無量,納稅人真的會“感謝你八輩祖宗”。

        三是解疑釋惑,為納稅人做好節稅籌劃工作。如果稅收政策和條款只有制定人明白,連專業研究人員都迷糊,一般納稅人更是云里霧里,那會給社會帶來巨大的運行成本。稅務部門在做好解疑釋惑工作的同時,還有義務、也有責任幫助納稅人做好節稅籌劃——這也是最重要的疏導工作。企業是經濟動物,你不給他們一個合法的出口減輕稅負,他們會有無數個非法的途徑偷逃稅款;你若給他們一個合法減輕納稅成本的方法,考慮到稅收風險,他們就會少用或不用非法的手段規避納稅。占據政策優勢的稅務部門若依據優惠政策等條款“主動幫助企業合法減輕稅負”,就會取得“信則立”的效果,這也是一個國家征稅最重要的操守。

        四是清理害群之馬,重塑誠信體系。目前我國稅收征管隊伍良莠不齊,尤其是基層稅務人員,“吃拿卡要”納稅人現象十分突出,一些“私了”行為,也讓納稅人產生“犯法也能拿錢碼平”的心態,助長了逃稅甚至騙稅的風氣,必須清理這類害群之馬。一些稅務機關限于征收指標的壓力,征收“過頭稅”或亂征稅,也是一種“殺雞取卵”的短視行為,必須下大力度糾正、清理。還有國、地稅爭搶稅源問題,一些地方稅務機關甚至公告“暫不執行稅總政策”,更會讓納稅人無所適從。針對這些問題,要拿出中央反腐的決心,予以解決,以重塑征納雙方的誠信體系。目前國家審計署相關部門加大對稅務機關的審計力度,可能就是在這個領域反腐的第一步,也是勢在必行的一步。

        如果有一天,我國納稅人能像美國人一樣,直接沖到市長辦公室說“我是納稅人,你要幫我解決這個問題”,納稅人的地位就真正提高了,我國的稅收文化也就真正建立起來了。中國人也會從“要我納稅”變為“我要納稅”,也就很少有人想逃稅了。而這,才是正常的稅收狀態。

        (作者葛長銀,和訊專欄作者,我國財稅領域專家,崇尚“為生民立命”的治學傳統,堅持“從實踐中來到實踐中去”的治學方法,致力于向社會普及財稅專業知識。現在中國農業大學經濟管理學院任教。)

        作者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

      (責任編輯:陶海玲 HF003)
      看全文
     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
      提 交還可輸入500

      最新評論

     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

      熱門新聞排行榜

     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

      【免責聲明】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,與和訊網無關。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、觀點判斷保持中立,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。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。

      色图电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