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obi4z"></em>

    <em id="obi4z"><object id="obi4z"><u id="obi4z"></u></object></em>
    <tbody id="obi4z"></tbody>
    <button id="obi4z"></button>

    <rp id="obi4z"></rp>
    1. <form id="obi4z"><tr id="obi4z"></tr></form>
    2. <button id="obi4z"><acronym id="obi4z"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  我已授權

      注冊

      葛長銀:用稅收補貼低工資人群

      2014-03-05 08:06:53 和訊稅務 

      和訊網專欄作者 葛長銀(資料圖)
      和訊網專欄作者 葛長銀(資料圖)

        和訊特約

        我國改革開放的巨大成果,足以讓每一個中國人過上小康生活。但因分配不均,兩極分化嚴重,一部分人過上了富裕甚至奢侈、腐敗的生活;一部分人則衣食不足,游蕩在城市的邊緣和社會的底層,甚至用異樣的眼光,盯著那些燈紅酒綠的人們。

        社會的表象往往會反應深刻的問題。騙子盛行、小偷猖獗、盜竊頻發,甚至入室搶劫、殺人越貨,就在提醒我們:我們這個社會已經存在“霧霾一樣嚴重”的問題,根源就是社會財富分配不公。

        倉廩實而知禮節,衣食足而知榮辱,中國的百姓,但凡有條正道可走,一般都不會走上邪道。走上邪道,大都是因為正道走不通。先富起來的人們,以及一些決策者,好像忽略了這個致命的問題。

        2006年我國取消農業稅,相當于財政每年拿出總收入的1%,解決了廣大農民的負擔問題,并推動了廣大農村的快速發展。每年中央1號文件都在強調“三農”問題,下決心推動農民致富;眼下城鄉養老保險并軌,家庭農場推進,都是系列提升農村生活水平,帶領農民“奔小康”的舉措。可以說,目前我國農村的問題基本解決或正在解決,作為農業大國的農村基本穩定了。但我們不能忽略那些沒有土地,也沒有城市戶口,游蕩在城市邊緣或底層的低收入人群,現在也到了該關注他們的時候了。如果這個人群吃不飽穿不暖,不受人待見,會滋生很多不安定的社會因素。

        我們以北京為例,了解一下低工資人群的收入狀況。據北京市統計局統計,2012年度北京職工平均工資為62 677元,月平均工資為5 223元。很多沒有拿到這個數的人,肯定被高收入平均了。但這個平均數掩蓋了“私營單位和非私營單位員工收入差距巨大”的問題。也是北京市統計局的數據顯示,2012年,北京城鎮私營單位和非私營單位的人均收入差距巨大。其中非私營單位8.47萬元,私營單位僅4.28萬元,后者僅前者的一半。

        較之于北京的物價水平,盡管4.28萬(相當于每月3 567元)這個數已經較低,但仍有很多員工拿不到這個數,這還是個平均數,因為很多員工被私營單位的高收入群體比如老板和高管等人“平均”了。若仍按“一半”推算的話,很多員工的年收入是2.14萬元,每月1 783元。這個數都不夠富人的一瓶酒錢,在北京如何生存?關鍵是他們當中的很多人,也肩負養家糊口的重任。

        北京如此,其他地方可想而知。

        對于這個群體,我們要光明正大地給他們“活路”,不能讓他們自己或結伙去黑燈瞎火找“活路”。

        那擺在我們面前的問題是:怎么提高這個群體的收入?

        他們大都在私營企業工作,一些私營企業的老板比過去的資本家還黑,要他們給員工漲工資,幾乎沒門。

        一個從美國回來的學者曾建議“學習美國工會的做法”,用工會組織跟老板談判、加薪。殊不知,我國很多私營企業的工會主席就是老板一個人兼的,這種不了解國情的“洋話”除了吸引不明就里的官媒,目前球用沒有。

        我們的稅收政策對這些企業尤其是小微企業也有優惠減免,但這種減免的稅款,落不到員工身上,基本都歸老板享用。

        怎么辦?基于中國的文化和國情,我們認為通過“企業拿一半,國家拿一半”的方式來提高低工資人群待遇是講理的,是合道的,也是可行的。理由如下:

        (1)單純讓私營企業老板給員工提工資,在目前是行不通的。企業有成本,老板沒覺悟。

        (2)國家富裕,財力巨大,若拿出一個百分點來,通過減免企業稅收方式來補貼低工資人群,就會解決這個問題。中央在反腐,若再給底層老百姓一些實惠,那是最好的呼應。這是治國大計,其作用也是用減免的稅款衡量不了的。

        (3)我們有現成的稅收補助政策,可以參照。財稅字2009年70號文件規定:企業安置殘疾人員,給殘疾人發100元工資,稅法讓企業在稅前扣除200元。若企業所得稅稅率為25%,企業可以減少50元的企業所得稅(200元×25%),這就相當于企業給殘疾人發100元工資,國家拿出50元稅款。我們可以比照這個條款補助低工資人群。當然要設計好具體細則,制定監管措施——比如界定享受補助的低工資人群;按照身份證號碼管控低收入員工;制定嚴格的制度嚴懲違規行為等,讓企業老板“違反不起”,這個制度就能達到預定效果。

        無獨有偶。北京時間3月3日,巴菲特在CNBC表示,他也希望最低工資能夠翻番到每小時15美元,但這不是一個好主意。他認為政府應該通過提高所得稅退稅方式來幫助窮人;他一直呼吁向富人征收更高的稅。

        因為我國的低工資人群基本不交個人所得稅,所以沒法退稅。我們只能通過給企業減稅、并指定減免稅款用途的方式,來增加低工資人群的收入——當然這對監管工作也提出了新的要求。

        (作者葛長銀,和訊專欄作者,我國財稅領域專家,崇尚“為生民立命”的治學傳統,堅持“從實踐中來到實踐中去”的治學方法,致力于向社會普及財稅專業知識。現在中國農業大學經濟管理學院任教。)

        作者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

      (責任編輯:陶海玲 HF003)
      看全文
     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
      提 交還可輸入500

      最新評論

     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

      熱門新聞排行榜

     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

      【免責聲明】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,與和訊網無關。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、觀點判斷保持中立,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。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。

      色图电影